“郭德纲女徒弟”6年后复出,德云社用节目单就能辟谣

然而这些标签如果放在一位女性身上,社会的接受度却会大大降低。毕竟我们是一个注重传统伦理文化,甚至是封建礼教的国家。我们能够接受男人和男人开玩笑,也能接受男人和女人开玩笑,但我们会心情复杂地看待女人主动来开玩笑。而如果一个女人站在台上,以纯粹语言的方式,你一言他一语地开着玩笑,而且目的还是逗别人笑,那么所有的机敏巧辩、三番四抖只怕都会大打折扣。

因为太难,虽然如今不乏从事相声表演的年轻女演员,但能崭露头角广为人知的几乎没有。最为知名的年轻女相声演员贾玲,也逐渐淡出了相声舞台。但是也要看到,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喜欢上了相声,甚至立志要从事相声表演。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如果只是把女性与男性划等号,模仿复刻其表演技巧与形态,那么仍然会陷入前人早已总结出来的误区。所以如何在借鉴传统技巧的基础上,创作更多结合时代与生活的作品,钻研创新出适合女性表演的技巧和形式,才是将来女相声演员能常驻相声舞台的唯一出路,如今,不管是小品和舞台剧,还是脱口秀等等喜剧舞台上,女性表演者越来越多,相声未必不能给女性更多的空间。毕竟相声还年轻,老的只是陈腐的观念和傲慢的偏见。

当然这篇文章也不是要为了这样一个肤浅的误解而正名的,虽然这样肤浅的误解仍然会继续下去。

再次许鹤丹和德云社演员于鹤真是夫妻关系。德云社演员郑好曾经在一档音频节目中邀请于鹤真谈到过这个问题。于鹤真非常明确地表示,许鹤丹是郭德纲先生的学生,但不是徒弟。

1956年春天,天津相声界部分演员,邀请相声前辈张寿臣座谈有关相声表演的经验。这次座谈内容被速记整理后,成为历代相声演员学习领悟的重要理论经验。其中有关女性说相声的问题,原文抄录如下:

其次是许鹤丹等女演员并没有写入2016年德云社公布的家谱。

苏文茂:以后能不能有女的?

从张寿臣到郭德纲,其实都在说明一个道理,不主张女性说相声,并不是简单地认为相声低俗,而是出于对女性形象的考虑。

经过相声近十多年来的复苏发展,相声界整体从“宁要不完善的新,也不要完善的旧”的错误思想中醒悟了过来,开始认同相声必须尊重传统,继承传统。比如在德云社, 电玩城赌场赌学员必须熟练掌握50段以上的传统相声,正规电玩城官网才有资格上台演出拿工资。于鹤真曾经表示, 澳门金沙电玩城许鹤丹在常驻德云社演出期间, 精品电玩城游戏网就曾经为了这个非常纠结:明明都是一样的学艺登台, 电玩城赌场赌一样的掌握了大量的传统相声,但是眼看着男演员们在台上妙语连珠、观众山呼海啸,而自己作为女演员却必须对作品精挑细选,适合她上台演出的段子却只有大概十几段。

首先说郭德纲先生多次表示自己不愿意收女徒弟。许鹤丹等德云社女演员只是德云社科班的学员,但并不是正式拜入郭德纲先生门下的徒弟。这有本质的区别,很多人却忽略了。

我之所以要在标题里给“郭德纲女徒弟”加上引号,是因为至今在坊间仍然流传着“许鹤丹是郭德纲女徒弟”的说法,甚至有关这次复出的相关报道里也是这样写的。其实需要郑重说明一下,严格地说许鹤丹是德云社“鹤”字科的学员、是德云社相声演员、是郭德纲先生的学生,但并不是郭德纲的女徒弟。这并不是我随意杜撰,而是经过再三确认的。

不提倡女性说相声,不是因为相声低俗,而是出于对女性的尊重。

我注意到许鹤丹回归舞台的时间点,正值相声新势力女演员王小遒被开除事件喧嚣不久,当然这两者之间不可能存在必然联系。但是因为王小遒事件引起的一些话题被过度消费,比如某媒体说:“有网友援引德云社的说法,银河娱乐手机app因为相声太过低俗有很多伦理包袱,所以女性不适合说相声”,然后对这种说法大加批判。让我觉得特别莫名其妙,只因为网友的信口胡诌,就能拿一件与德云社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对德云社点名批评?而德云社在这个时机,安排一位女相声演员重回舞台,似乎无意中也回击了谣言:收不收女徒弟是一回事儿,但女性适不适合说相声,无关低俗!

由此来说,历代相声前辈对于女性从事相声行业都抱有抵触态度,并不是对女性的歧视,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相声低俗所以不适合女性,恰恰相反,正是出于对女性的尊重,不希望女性为了说相声牺牲自己的形象和人缘。“女性不适合说相声=相声太低俗”,不管是抱有这种想法的人,还是将这种说法栽赃给德云社并且或认同或批判的人,都是出于自身对相声和演员的不尊重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结果。

张寿臣:没有。

传统是成才的必经之路,但创新是女相声演员的唯一出路。

其次,“女性不适合说相声”不是郭德纲先生一个人的态度,整个相声界百多年来,知名的女相声演员也是凤毛麟角,这是行业实践的结果。不同时代的相声界人士都表达过相似的声音。其中以相声前辈张寿臣最为著名。

有关不支持不鼓励女性说相声的话,郭德纲确实说过,甚至在去年的《相声有新人》的舞台上,郭德纲曾当面对王小遒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必须要搞清楚:这只是郭德纲先生个人的一个原则态度,不代表现今整个相声界的声音。

“女性不适合说相声”不是郭德纲的发明。

然而时代总是在发展的,即使远在1956年,作为行业领军人物的张寿臣,也没有对“以后能不能有女演员”这个问题给出明确的拒绝。如今郭德纲的“不鼓励态度”也挡不住越来越多的女性出于对相声的热爱走进这个行业甚至走进德云社。

苏文茂:我们老前辈说相声的有没有女的?

张寿臣:女的说相声,她哪儿也不够条件,相声不是女的说的。别的部门都可以有女的,开火车,开汽车、驾驶拖拉机,工厂工人,学校教师,机关干部,都有女的,唯独女的说相声,能说都不成。这是为什么呀?因为她往场上一站,挺漂亮的,一使相儿她寒蠢,把人缘满糟蹋啦。

郭德纲在谈到女相声演员时总是说:“太难了”,我想,这个难,不但是走进来难,立得住难,要想走下去走得远,更难。

8月23日下午,许鹤丹搭档青年队演员肖利民上演了一出《卖估衣》,完成了她因为结婚生子离开舞台6年之后的首场相声演出。

相声里有个专业名词叫“发托卖相”,指的是演员通过自身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来完成舞台表演。相声舞台上根据作品剧情的设置,演员势必需要有丰富的表情来体现喜怒哀乐,再辅助以不同的口吻态度以及演员本身跳出跳入的评论旁白等等。这样的表演由男性表现出来,也许会得到“幽默、机敏、嘴皮子利索甚至滑稽诙谐”等标签,甚至“一看到他就想笑”对于一个男性相声演员来说是极高的艺术认同。

本周德云社小剧场节目单一公布,社粉们就有了新发现。在德云社舞台上已经消失了6年之久的一位女演员,出现在了德云社八队的名单里,她就是许鹤丹。

,,

posted on 2019-08-28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金莎电玩城官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